咨询热线:13611703563

律师介绍

陈晖律师 本网站是陈晖律师主理的专业涉外法律服务网站,陈晖律师,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上海财经大学法学硕士,经济学学士,国际贸易本科,CET-6,法律英语高级,专业涉外律师,盈科国际投资与贸易律师团队核心律师,...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陈晖律师

电话号码:021-60561288

手机号码:13611703563

邮箱地址:lawyerchen2009@126.com

执业证号:13101201110851350

执业机构: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上海市静安区裕通路100号宝矿洲际商务中心50-51楼

境外上市

中国香港上市与美国、英国上市的比较

近年来中资企业境外上市主要集中在中国香港、美国、英国,根据相关统计数据,上述三地中资企业的上市数量占所有中资企业境外上市总数的约90%,其中仅香港一地就占有70%左右。

 

走出去智库(CGGT)特约专家、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于炳光律师认为,通过适时选择上市地,这些企业的估值得到数倍乃至数十倍的提高,实现了资本和实体的高效结合。所以说上市不是目的,是实现企业商业利益最大化的一种有效途径,因此,对于上市地需要根据企业经营情况综合进行比较选择。中国企业境外主要上市地的上市条件对比:

 

1、香港

 

香港在亚洲乃至世界的金融地位、优越的地理位置、高度的国际化,以及香港与内地的特殊地缘文化关系,使其成为内地企业接受度最高的境外资本市场。

 

在香港上市的时间可控性高、融资额大、上市后再融资非常便利,可使用的融资手段众多,包括:配售、供股、可转债、认股证、高息债、杠杆融资等。在香港资本市场,上市公司的再融资规模往往都超过了其首次公开发行的融资额。

 

香港市场的上市企业行业比较综合,传统行业较多,在内地难以上市的房地产、餐饮连锁及准金融类企业(城商行、小贷公司等)都选择了香港上市,相比之下,高科技和新兴行业占比较低。目前,港交所正力图通过制度改革吸引更多高科技和新兴行业的公司到香港上市,主要针对三类公司:尚未有盈利的生物公司;采用非传统管治架构的公司;拟在香港作第二上市的中国内地公司。

 

此外,中国证监会在2019年11月宣布计划扩大H股全流通。这将使在香港上市的内地公司的主要股东能够将其国内未上市的股票转化为H股,以便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及流通。此举有助于提高股票的流动性、解决股东利益不一致的问题,帮助内地公司加强利用内地及香港两个资本市场,同时可促进香港资本市场的发展。

 

显然,港交所一系列的变革顺应了市场的发展,以及中国政府的政策支持,将吸引更多中国企业到香港上市,为香港资本市场持续稳定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2、美国

 

美国证券市场的规模是包括香港在内的其他世界任何一个金融市场所不能比拟的,全方位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主板、创业版、OTCBB 场外交易、粉红单市场、灰单市场),多种上市标准(纳斯达克有3种标准),能满足各类企业不同的资本运作需要。

 

如果企业质量好,盈利能力强,在美国上市所能融到的资金要远比其他市场多,比如阿里巴巴纽交所上市(NYSE:BABA)的融资额就高达250.3亿美元【注:阿里巴巴已于2019年11月在香港二次上市】。

 

美国股市有较高的换手率和市盈率、大量的游资和风险资金,其股民崇尚冒险的投资意识。在行业方面,美国股市更青睐高科技、创新型企业,只要有一个能赚钱的“idea”(思路)就能融到钱,比如京东在纳斯达克上市(NASDAQ:JD)时,尚亏损几十亿人民币,但由于其盈利模式的特殊性和成长性,仍融到近18亿美元的宝贵资金。

 

存在融资便利的同时,中美在地域、文化、法律上的差异,以及中资企业在美国获得的认知度有限、上市费用的高昂也是企业选择在美国上市前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由于美国资本市场监管的严苛性(特别是萨班斯法案出台后)和公司估值的差异,曾迫使大批中资企业在美国退市,有些企业退市后选择了重新在国内A股上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红筹回归,比如分众传媒等。

 

2018年12月,腾讯音乐(NYSE:TME)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发行价13美元,募集资金10.66亿美元。道衡为其美国上市提供了IPO咨询服务。

 

道衡(北京)董事总经理梁国恩在预测2020年中国企业赴美IPO趋势时指出,尽管当前中美政治气氛紧张,但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对美国投资者仍有吸引力,原因在于:

 

(1)中国市场在中短期内可以实现相对强劲的增长。根据麦肯锡的研究,新兴市场将在未来20年内推动全球经济增长。预计到2025年,全球消费将达到62万亿美元,比2013年翻一番。消费增长的一半将来自新兴国家。在中国,政府缩小城乡收入差距的政策可能会在未来几年推动健康的经济增长。

 

(2)与其他新兴市场相比,中国的政治环境对投资者来说更加稳定。

 

(3)具有良好公司治理的中国公司仍可能为美国机构投资者带来非常好的风险调整后回报。在西方国家长期低利率的环境下,这一点尤其具有吸引力。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对于公司治理足够强大、能够解决那些来自市场挑战的中国公司来说,从长期来看,美国投资者也愿意以高估值回报那些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

 

梁国恩认为,在短期至中期内,如果中国政府政策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例如,关于VIE结构),美国仍然是高科技行业、消费者服务行业(如教育和医疗)或两者结合的中国公司首选上市目的地之一。例如,尽管2019年中美贸易紧张,我们观察到一些中国教育科技公司在美国上市后,仍带来了强劲的回报。

 

3、英国

 

对于在境外上市的中资企业而言,香港和美国似乎成了首选之地,而作为老牌金融中心的伦敦,却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

 

在伦敦,仅就证券业务来讲,就有近60家中国公司,还有从事债券、外汇交易基金等活动的其他中国公司。同时,伦敦是最大离岸人民币外汇交易中心,“沪伦通”也正在推进中。在中英开启“黄金十年”的大背景下,中英金融界之间将会有非常好的合作和互利机会。

 

伦敦证交所有雄厚的国际资本和很强的流动性,且对外国公司高度重视,充分国际化,发行人遍布全球115个国家,上市公司近3000家,其中约20%是外国企业。

 

伦敦证交所对公司治理机制和上市后监管要求严格,曾出现过中资上市企业老板跑路的现象,给中资企业的声誉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在伦敦证交所上市的企业中,石油行业巨头云集,包括美孚、壳牌、中国石化、英国石油等。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Copyright © 2018 www.forei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9034066号-1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5086号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